圆梦敦煌行
2017-10-11

2016426日下午2时,银川火车站候车大厅披红挂彩,鼓乐喧天,银川发往甘肃敦煌的旅游专列“沙坡头号”首发仪式在这里举行。在欢快的音乐声中,列车缓缓驶出车站。我乘坐这次列车,开始了敦煌之旅。在此之前我和家人再次赴六盘山,游了胭脂峡、老龙潭、茹河瀑布等。回到银川立马报了赴敦煌的团。家人劝我说安排太紧张了,应该休息几天再去,我没有动心。也有朋友说这个季节去敦煌太早,天气冷,景色可能不太如意,应该迟一点再去,并说稍后可以一同前往,我也没有动摇。我为什么如此义无反顾,直奔敦煌?这,是为了圆我半辈子未能圆上的一个梦。
   
上世纪70年代,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在《人民日报》上读到了一篇文章,文章的作者和标题都记不太清了,但是却清清楚楚记住了一个人,一个地方。这个人就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常书鸿。这个地名就是敦煌。常书鸿上世纪三十年代在法国已黎塞纳河边的旧书摊上看到法国人伯希和出版的敦煌壁画的画册,被敦煌壁画艺术魅力所震撼所吸引,放弃在艺术之都巴黎的优越生活,回到祖国。来到大西北荒漠深处的敦煌莫高窟,从事壁画的保护和研究工作,为此献出了自己毕生的精力。连他心爱的前妻都因无法忍受所遇到的艰难困苦而离他而去了。可是他却始终坚持不悔,从事他钟爱的事业。这篇文章太生动,太感人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萌生了敦煌之梦,一定要去看看让常书鸿如此魂牵梦萦的敦煌是怎样的风采。当时,我才20多岁。现在,我已经是一个退休多年的年近古稀之人了,这个梦还没有圆上。我还能再
搁吗?
随着列车的渐行渐远,我心里
念着这样几句话为自己鼓劲加油:

方出老龙潭,又奔高窟。

为圆敦煌梦,千里赴河西。

张掖

 火车427日凌晨到达张掖市,休息几个钟头后开始了在这里的旅行。上午游览了大佛寺。1983年,我曾到过张掖,也游览过大佛寺。这次是故地重游。 张掖,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城市,也是古代西夏王朝的重要城市,具有陪都的重要地位。大佛寺是张掖的重要名胜古迹,也是张掖的标志性建筑。始建于西夏,是当时西夏国的国寺,已经有900多年的历史。它是集汉族文化和西夏文化于一体的一个重要文化景观,对了解和研究西夏史和西夏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当天张掖有点小风,吹着柳絮如雪花般飘舞,不时沾在眼睫毛上,有点令人生厌,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的游兴。进入寺内,古建林立,古树参天,环境清悠。特别是那尊国内最大的室内卧佛塑像,都给人们留下难忘的印象。

  吃完午饭,正是烈日当头的正午时分,乘车前往七彩丹霞景区。七彩丹霞景区总面积50平方千米,距张掖市区40千米。进入景区,换乘上电瓶车,先后登上四大观景台,尽情观赏丹霞美景。据说游览七彩丹霞,有两个最佳时段,一个是下午5时以后至日落;一个是在下雨的时候。这两个时段光线好,色彩分明,观赏效果最佳。我们正午后来看景,是比较差的时间。但仍然感觉色彩绮丽,纹理清晰,场面壮观,大气磅,扣人心弦。景区以红色为主色调,辅以黄绿白等其它颜色,显得斑驳陆离,五彩缤纷。在四片景区分有大扇贝、众僧拜佛、七彩飞霞、神龙戏火、灵猴观海等景点,个个造型逼真,色彩艳丽,鬼斧神工,令人惊叹。游人们各自摆弄着摄影机、照相机、手机,尽情分享这如画美景。
                        嘉峪关
游完七彩丹霞,我们乘旅游大巴赶赴距此有230千米的嘉峪关市。428日早上开始了在这儿的旅游。上午游览了嘉 峪关关城,下午游览了天下第一墩。嘉峪关是明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先后经过168年时间的修建,成为万里长城沿线最为壮观的关城。它位于嘉峪关市向西5千米处。关城布局严谨,分由内城和瓮城、罗城组成,城墙面西设关门,门楣上题“嘉峪关”三字。关门下摆放桌椅,一位身着古代战袍的“官员”正襟危坐,在“审核签批”出入关文书。关城内一支身着各色锦袍,操着各种乐器,吹吹打打的队伍,在手持兵刃的土兵保护下,正在表演古代官员出入关的迎送仪式,供游客观赏。关城内现有的建筑有游击将军府、官井、关帝庙、戏台和文昌阁等。步上城墙,上面的炮台,射击孔等军事设施,使人仿佛置身铁马金戈的边关保卫战中。关楼是传统的重檐歇山顶式,飞檐翘角,庄严大气,十分壮观。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7年被公布为首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7年成为首批国家5A级旅游景区。

下午我们游览了位于祁连山下讨赖河谷边上的万里长城第一墩景区。这是万里长城西端的第一个烽火台。此处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南北两侧是险峻的山峦,又紧邻讨赖河峡谷,中间是嘉峪关关城,两侧有长城连接为一体,扼守南北宽约15千米的峡谷地带,与附近的长城、城台、城壕、烽燧等设施构成了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嘉峪关因此被誉为“天下第一雄关”。

           敦煌
429日清晨,从嘉峪关市出发赶往敦煌。这里距离敦煌还有三百多千米的路程。天气晴好,无风无雨,汽车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左侧那白雪皑皑的祁连山雪峰,一直陪伴我们前行。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戈壁砂滩,虽然已经快立夏了,但地上还是灰茫茫的一片,难得见到绿色,使人有一种苍凉之感。不由得想起了唐代著名诗人王之那首《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越往西走越显苍凉。越来越像岑参的《碛中作》描述的景象: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

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

一路上只有经过的玉门服务区,双塔水库,瓜州休息区等几个靠近城镇的地方植被较好,呈现出生机盎然的绿洲景色。在这昔日风云际会铁马金戈的黄尘古道上,曾经走过了张骞、班超,霍去病;走过了边塞诗人王维、岑参、高适;走过了率领大军收复新的左宗棠;走过了统率人民解放军一兵团解放新疆的王震;走过了为国家强盛而扎根荒原,研制“两弹一星”,把神舟、嫦娥和天宫送上太空的功臣们。他们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牢记自己的使命,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是这片土地的骄傲。

在瓜州休息点休息片刻后,继续赶路,我们离敦煌渐行渐近,终于进入敦煌市区了。路边上迎接客人的是敦煌的特色树种“馍头柳”。它树身不高,因树冠呈圆形,状如馍头而得名。它枝繁叶茂,叶片浅绿而带嫩黄,枝条摇曳,频频点头,仿佛在向客人施迎宾礼。啊,馍头柳,原来你就是敦煌的“迎客松”呀!啊,心仪已久的敦煌,我来了。市区街道干净整洁,树木葱笼,槐树上开着紫色的花,十分艳丽。风姿绰约的党河穿城而过,两侧亭台水榭,芳草萋萋柳荫夹岸,是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在敦煌的游览主要是欣赏莫高窟壁画艺术。先是观看数字莫高。敦煌市把敦煌的历史文化和莫高窟主要壁画制作成风光片《千年莫高》,供游人观看。运用声光电的艺术手法,震撼大气,把1000多年的敦煌历史和壁画艺术展现在在人们前,效果很好。接着是观赏实体莫高石窟艺术  。由于石窟众多,不可能全部观赏。我们跟随第66号讲解员依次观赏了第331334窟、17窟、16窟、292窟、61窟、71窟和96窟等10余座洞窟的佛像和壁画。其中第17窟就是有名的藏经洞,笫96窟就是莫高窟的标志“九层楼”,这座窟里的佛像是全国第三大佛像,高达35.5米。

430号上午,又参观了敦煌历史与丝绸之路文物陈列展,看到了很多历史文物、文献和图片。通过从这几个方面的了解,对敦煌历史文化有了一个粗线条的认知。感觉这坐城市离我们更近了,更亲切了。

敦煌坐落在河西走廊最西端,因丝绸之路而兴起,又因莫高窟而名扬天下。早在汉代,敦煌就是汉武帝设立的河西四郡之一。当时的敦煌扼两关(玉门关、阳关),领六县,拥有近4万人口。军事、经济和文化交流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河西走廊上一个新兴的重要城市,成为古代中西交流的物流和文化集散地。它标志着见证着中国各民族发展融合的历史进程和中西方交流的源远流长的悠久历史,它犹如一座历史的丰碑,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建树过辉煌的功绩。

莫高窟是丝绸之路上留下的一个光辉的历史足迹,了解它是了解敦煌文化,了解丝绸之路文化的必不可少的环节。莫高窟,俗称千佛洞,它开凿于敦煌市区东南二十五千米的鸣沙山东麓的崖壁上。它始建于十六国的前秦时期,历经十六国、北朝、隋、唐、五代、西夏、元等历代的兴建,形成巨大的规模,有洞窟735个,(其中西夏王朝时期的就有77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敦煌的兴盛,得益于丝绸之路。自张骞出使西域始,使敦煌作为中西交流必经之地迎来送住了无数的来往使者和商队, 成为“华戎所交,一大都会,”,犹如今天的国际大都市。在古丝绸之路上,阳关、玉门关、敦煌三地犹如一条彩线和珍珠,相映生辉,光耀中西。因此。敦煌被称为“丝绸之路第一枢纽”。千年来文人墨客留下的诗词歌赋浩如烟海。明代以后这里逐渐萧条。清代诗人雷起鸿的《古城晚眺》这首诗,这样描述当时的敦煌:
                      
三十六国几存亡,边关
有古敦煌。

  城基颓圯秋风冷,塔影迷离川色凉。

新中国成立后,敦煌的保护,研究和发展受到了极大的重视。早在1961年,莫高窟就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  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如今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实,敦煌又迎来了新的机遇。就在我们游览敦煌时,这里正筹备召开第一届国际丝绸之路(敦煌)文化博览会,街道都在整修、拓宽。各项准备工作都在紧张进行。相信等待人们的一定会是一个更加光彩照人的新敦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