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征 文
2016-06-13

从北塔顶看银川巨变(19322013

 

1932年我到宁夏银川,不久跟家人坐船去游“北塔”,据说:塔的位置在城北三里的湖滩上,故称“北塔”,老年人叫“黑铁塔”,“赫铁塔”,文人叫“海宝禅院”,现名“海宝塔”。那时此塔在北门外的湖中间,只能坐船才能快捷的到达。现坐落于银川市进宁北街和上海路交点旁。是宁夏名盛古迹之一,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塔,造型别致,风格独特,是著名的佛教圣地之一,可谓塔族中之精品,它与西塔遥相乎应。当年乘船来的人,很远便可以看见,这两座高塔上,巍然矗立的绿色塔顶,它和海上的灯塔一样指引着航向,使这座塞上古城,更加雄伟壮观。

 从那年起,多次在塔顶上远眺宁夏川区风貌,现将感受记述于下。

 当时海宝塔坐西朝东,寺内殿宇主要有:山门、接引佛殿、大雄宝殿、韦陀殿、卧佛殿等,都建在一条东西向的中轴线上。这座塔建在大雄宝殿和卧佛殿之间,传说此塔飞来时只有这几部份,其它平房和院墙都是后建的。

 它的始建年代至今无迹可考,最早的文献记载是:《弘治宁夏新志》有“黑宝塔“在城北三里,不知创建所由”。另在乾隆《宁夏新志》说:“是汉、晋时期的(公元500年左右)产物矣”!后来又在明万历《朔方新志》中记有:“黑宝塔“几百年来经过五次大地震,原塔损坏严重。是赫连勃勃重修此塔,上述说法不知所据。

 清时期它是宁夏八景之一,称“古塔凌宵”有诗为证:

 凌宵宝塔镇禅宫,  

 紫塞关山四外通,

 座涌莲峰垂象教,

 花飞云牖移神工。

 北塔是个仿楼阁式砖塔,原塔是十三级高耸入云,从第七级以上楼梯是建筑在楼外,盘旋而上,使人有腾云架雾之感。后因地震破坏,在重建时改为十一级,并把外旋梯也改为内旋梯,比过去安全多了。但是,原来每层内部都有佛像,后来改为内旋梯后,里面没有地方再塑佛像了。现在连塔座在内共十一级,通高54米。由台基、塔座、塔身、塔刹组成。塔的整体呈方形,塔身底层边长十米。塔内有木梯可上到塔顶。

 我童年(1932年)时的北塔:

 当时的七月十五日是北塔庙会,我外祖父是个算卦的,他要我去看守卦摊,所以每次庙会每天都必到场。记得出北门,走百米左右就是上船的码头,当地话叫“码特”。所谓“码头”就是用草把和砖从湖底砌上来的台阶,顺着台阶上、下船。货运码头还得向北走一段路,那里水深船大,码头坚固,能停货船,上下船的人都是走远路的,运送货物的车子、牲口都在那里。

 当时北塔湖里水很深,水草茂盛以芦苇最多,最高的超过水面有二到三米,如同一堵高大的墙挡在前面,可以听见附近的划船声,但看不见船和人。船工熟悉水道,把船划到没有芦苇和芦墩的地方,看起来船在湖里总是走的S型的路,一般得半小时才能到达。

 一进寺门便是前庭,三间大房子塑有:四大金钢的塑像,高大雄伟凶恶以极。面色雪白的、赤色的、蓝色的、十分难看,高举手中兵器,仿佛就要马上打下来,让人见而生畏不敢多看。过了前庭到寺院里使人感到心旷神怡,眼界宽广,心情愉快。它的南侧是钟楼,北侧是鼓楼大小一样,都是纯木建筑的两层小木楼。一个挂着铜钟(又称晨钟)另一个架着皮鼓(又称暮鼓)小楼全油的是红色,每到做法事时,钟鼓齐呜,非常好听。

 正面是一个一米高的台子,上面有五间大殿上书“大雄宝殿”四个金字。里面最可笑的是弥勒佛,满脸笑容,廷着一个大肚子,畅胸拉怀让人一看由不得发笑。让人感到真是“笑口常开,腹内行舟”。在上午的阳光照射下,光茫四射,大显神威。香火很旺盛,和尚不断把点着的香,拿出来放到院子中的铜鼎里让它燃烧。在它的后面是“千手千眼的观世音菩萨”衣着华丽,姿态端壮,身材苗条。再向西便是塔基,是个正方形高约六米每边长约二十米。中间是塔座,上面有用砖砌栏墙。台基正面有台阶可以直通塔门和后殿。

 后殿建有:卧佛殿、韦陀殿、小佛堂……这里有北塔的重要雕塑,名扬华夏,誉传九洲。如:卧佛殿宽有六间房子,高大雄伟,卧佛在前横卧,俩侧和后面还有许多小的佛像,都是精彩以极。

 塔身内部是一个上下贯通的方形空间,以木梁楼板相隔,由于过去是外旋梯,发生多次意外事故,风吹日晒容易损坏,在重建时将楼梯改成内旋梯,塔的高度也降低了,把安全放到首位。所以重修后的北塔,缘楼梯上去可安全到达塔顶。因此,它与当时飞来的“黑铁塔”完全不同了,“盖汉、晋间物矣!”公元五百年左右的雕塑全没有了。使一个千年古塔失去了原形,变成了明清时代的建筑,失去了原有的光华。

 当时我站在高耸的塔顶举目四望,只见远到天边近在眼前,到处是一片汪洋,是水的世界,水的天国,除了水再看不到别的。湖泊连接几百里,长着芦苇、蒲草……水生植物的翠绿色绵延百里。从总体看,它很像是上天赐给宁夏人民的一夥硕大的翡翠,闪着蓝绿色的光芒,吸引着世人的眼球。

 极目东方黄河如带,弯延曲折,黄水涛涛,奔流不息,用她那甘甜的乳汁,抚育了宁夏百姓。

 从塔顶看,当时银川市有一条路是比较重要的,运输量最大,运距最远,那就是从横城、掌政桥、蝗虫庙到老城的一条大车路。平时车马不断,运输量较大。主要是从黄河渡口,将船上的货向老城运,再把老城的货拉到渡口运往外地。除此之外,再没有比这更长的大车路,运输主要靠船和畜力。

 回首向西远眺,晴天视野最佳,贺兰山挺拔雄伟高耸入云,白云缭绕,如骏马驰骋,汹涌澎湃,俊俏无比。它在浮云间漂动,忽而上升忽而下沉,忽而奔腾前进不可阻档。此山位居于西,纵卧南北是宁夏的有力屏障。前后山的主要通道叫“三关口”是到定远营(今阿左旗)必经之路,山势陡翘,道路曲折,关口窄小,易守难攻。真是依山旁水,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号称“一夫挡关万夫莫敌”之处,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它不仅阻当了外敌入侵,而且还抵御了寒风袭击,沙龙横行。保护了宁夏人民繁衍生息,这里是农、牧、渔皆宜的好地方,故称“天下黄河富宁夏”。

 向南看,在很远的地方有孤岛一样的地方多处,地势较高,土质肥沃,灌溉方便,俗称“自流水”适宜耕种,那便是村庄、农家之所在。还有连绵不绝的长排的树木,期间便是有名的大渠,如:汉延渠,唐徕渠,沙渠、秦渠、黄渠、新渠……在渠的两侧,历代人民都种有各种树木,长的都很茂盛,大的得二人合抱,最小的一个人是抱不住的。一则保护渠拜*,再则也形成了一道风景线。三则是当时的陆地交通要道,步行或骑牲口多数是绕渠而行(别处无路)。当时的民谣称:“有渠必有路,无渠莫瞎碰,千万莫下湖,否则定丧命”。这些大渠纵横灌溉着川区的土地,养育着这里的人民。

 向北看:在东北方向仍然是一片汪洋,除少数渔村外,只有极少耕地,而且多数是闯田。主要以渔、猎、畜牧、副业为生。但西北方向,便有大片的陆地,和沿山一代的沙漠。这就构成了一个天然的大牧场,适宜发展畜牧业。宁夏最著名的二毛皮人称“罗卜丝”“九道弯”, “就出在银北的洪广营。这里地域宽阔水美草肥,日光充足,水草丰茂。草中含有其他地方没有的,大量稀有原素,羊吃了以后便产生这种毛。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不但外区没有,就是宁夏其他县也不能得到。

 向西边的近处看:新城比较特殊,它仿佛是一个孤独的小岛,在波光粼粼的湖水包围之中,有时湖水涨了便淹到了新城街上。那时从老城到新城,仍然是从西门桥上船来往,夏日小船如梭川流不息,没有陆地相联。后来满营军队驻在新城,修了一条宽不足二米的小路,在干旱季节或冬季只能通行骡马,雨季或涨水时则无人敢走。

 我青年时的北塔:

 我在1942年上中学时,对北塔也比较了解。站在城墙上遥望“北塔”仍在湖水包围之中,湖水距北城墙原来最多不足30米,但与过去有很大的区别:湖水明显的在逐步下降,离城墙的距离越来越远。原因是宁夏修建了多条大马车的路,这些路把七十二连湖多处切断,形成无数死水潭。

 第一条向南从银川到吴忠、同心、与甘、陕相通,(这条路我看着修的南门桥到望远桥这一段)设计的路基宽十米,路面宽三米,是黄土路面。可以走牛车,马车,长途运输还是以铁车为主。

 路从湖中间直插而过,将湖水多处切断。从此,路两面的湖水不能相互对流,便出现大小不等的死水潭,风吹日晒浅水区逐步形成陆地,使银南的陆地扩大,村镇也增加了。

 第二条是从银川到贺兰、平罗、三盛公、包头。这条路宽三米,可以走牛车,长途运输还是以铁车为主。这一条路把银北的湖切断,破坏了北路的水系,使银北的陆地面积不断扩大。

 第三条路是把银川到新城的路修通,后来延长到老飞机场,加高、加宽路面、使路基高出湖面,不受雨季和涨水的影响,从此切断了两侧的水源。

 第四条路是从银川出南门到横城的路。这条路原来就运输繁忙,随着经济的发展,促使交通事业的发展,进行了大的整修,对路线进行裁弯取直,提高路基,扩宽路面,加固桥面……。这就切断了南、北湖水对流。还有与这几条大车路配套的小路,如同蛛网一样,布满川区的大地,使原来美景受到一定的影响。

 在四十年代,北塔的西侧有唐徕渠档住,东面被银——包公路切断,北侧被沙渠切断,南侧有老城阻档,使北塔湖周围形成一个死水潭,水进不来也出不去,在风吹日晒之下水位逐年下降,陆地不断扩大。

 但是就这样,站在北塔顶端向四面远眺,景色仍然十分迷人,到处仍然是水的天国,湖泊面积已经有明显的缩小,蓝汪汪的十分好看。芦苇的面积长达数十里,早晚湖面上水鸟成群结队,鸣声震耳。湖荡里渔船往返,渔民网网撒圆,金色的湖鱼在船上跳跃,到处是丰收景象。

 在我1960年调回银川市工作时,由于湖水多年不能对流,北塔湖变成了无数的,大小不等,深浅各异的臭水潭,微风吹来臭气冲天。水产品芦苇,鱼类、水鸟类绝迹。渔民变成了农民,渔具被抛弃。水产区变成了农业区。别处的人,逐年迁移到这里种地,后来已是银川市的农业大区。起名叫北塔大队,沙渠大队,红花大队……公社化时起名“红花公社”。

 川区的大地上不论是农田间,或大路上,城市里,小驴车已经代替了过去的老牛车,成为生产和人民生活不可缺少的交通工具。

 解放后系统挖了许多排水沟,又建了大型灌站(简称电排站),把湖水引向黄河,使宁夏出现几百里的大平原。现在想在宁夏的地面上,找块大面积的湖泊湿地,真是“凤毛麟角”少的可怜。随着湖面缩小,许多水产品有的减少,有的消失。如湖鱼,在城周围已经很少,钓鱼的人都是骑自行车或摩托车跑几十里路去钓鱼。市场销售的全部是人工养的,成本高、质量差,数量少。回忆童年时“出城就摸鱼,上学不误时”的事,已成神话没人相信了。另外有许多东西也稀少,如水鸟、鸟蛋、芦苇、蒲草,蒲桃(建筑用量最大)、螺蛳、蒲根(蒲草的芽,生熟皆可食)、泥鳅……。只得花费重金,设立了很多单位去搞这类生产。

 1982年,又登临塔顶,详细观察了川区的面貌和北塔农场的环境。见川区从南到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岸的农田,和规划有序,整齐统一,建筑美观的村镇。密如蛛网四通八达的公路,贯穿南北的铁路。在广阔的田野里,奔驰着各式各样的拖拉机,特别是小四轮,多数是“银川手扶拖拉机厂”的产品,直接代替了古老的驴车、牛车、马车,在平坦的大地上奔驰,欢呼(嗵!嗵!嗵!)跳跃,不但能在田间耕作,而且能跑运输,参加城市建设。川区成了绵延几百里的大平塬,成为名符其实的农业区、大粮仓。

 在老城区附近的湖泊,多数变成良田,成为供应银川蔬菜基地。离城近的都建成了工厂,南城外的湖建成“汽车保养厂”,“塘瓷厂”,“砂锅厂”,“银川锯条厂”……北城的湖建成“黄河农具厂”,“金属家具厂”,“银川电器厂”,“城区油脂厂”,银川小五金厂。东郊有皮革厂,造纸厂,化工厂……。啊!老城区简直被工厂包围了,没有农民立足之地了。

 唐徕渠以西的湖除少数平房,大部开垦成菜地,收入很高,农民称为“金板地”。

 昔日有名的七十二连湖已经不见了,费尽力气才找到几小块零星的湖泊,湖面芦苇稀少,景色平淡,也看不到成群的水鸟和渔、猎者的踪影。

 银川市内除公园有湖外,西南城角的水湖建成了上海新村,东西大街出现了成片的楼群(多数是五六层),在主要街道已经找不到平顶,土坏的房子。大街小巷已用“柏油路”代替了古老的“扬灰”,“水泥路”。市内的公交事业发达,主干有公交车贯通,显示出现代化城市的雏形。

 2013年我有机会登上塔顶,发现有些地方被高耸的楼群阻挡,从塔顶简直看不过去。后来又到“万达”,“阅海万家”,南郊的高层建筑上观看,使我吃惊不小。特别是银川出现了许多三十层以上的高楼,我站在这些高大雄伟的建筑上,仍然利用望远镜,看南北楼群林立,就连沿黄河两岸的一些荒滩,现在也神话般地出现了新的旅游区、度假村,漂亮的农舍,高大的建筑楼群。向西看楼群向贺兰山发展,昔日的沙漠,已经被楼群和绿树覆盖,使银川市的面积扩大多倍。

 回想在五十年代的上海,南京,天津,北京……那有今天银川的宏伟,美观!

 过去我在银川生活和工作了几十年,对这里的大街小巷,湖泊水塘,可以说了如指掌。现在年龄大了不多出门,偶然走在大街上,到处是高楼林立,大厦挡道,宽阔的柏油路,蚁群一般的小车队奔驰前进。高大美丽的路灯,通宵达旦,亮如白昼,感到又到了外国,甚至比法国的居民区,德国的法兰克福市内,史外姆……等地都要雄伟壮观,整齐统一。我感到这里十分陌生,老银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步入了现代化城市。我高兴的对人说:我这个老银川人都不认识银川了,不但外地人来畅游新银川,就连我也需要请向导才行。我热爱新的银川,盼望它的明天更加光辉灿烂,人民的生活更幸福。

 

                                                作者:朱文华